南都記者 沙龍 還在坐月子的阿玲守在電腦前,翻看有關法律的知識,差不多一個月前,她剛出生的孩子送到嬰兒島夭折,丈夫因遺棄罪被刑拘;身在陽江的阿芳仍在照顧有腦炎後遺症的兒子,前幾天她生病剛好,孩子又開始病了,她曾獨自一人背著兒子從陽江到廣州,試圖把他留在嬰兒島但未成功。廣州嬰兒島曾是這兩名母親的希望,之後也徹底改變了她們的生活。如今嬰兒島暫停試點,她們的生活仍要繼續。
  A
  阿玲:老公涉嫌遺棄罪,希望幫他辦取保候審
  (背景:今年2月23日,阿玲剛出生十多個小時的孩子,由於食道呼吸道嚴重畸形,家人決定放棄治療並辦理出院。阿玲母親和丈夫在非嬰兒島開放時間,將嬰兒放在嬰兒島門口,嬰兒被髮現時不幸夭折。次日,阿玲丈夫被警方帶走。)
  “現在孩子沒了,如果老公也進去了……”
  昨日,在白雲區蕭崗村一間十多平方米的出租屋裡,仍在坐月子的阿玲坐在鐵架床上,她上網看到了廣州嬰兒島暫停的消息。2月27日,丈夫戶籍地老家收到了警方的刑拘通知書。“通知書上寫的是涉嫌遺棄罪。”接到通知書當日,阿玲就在家人陪同下前往龍洞派出所,希望主動“投案自首”,能為丈夫分擔責任,但民警只是對她錄了口供,之後就讓她離去。
  通過記者幫忙,阿玲找到了願意免費幫她的律師。3月11日,阿玲通過律師向警方申請了取保候審,不過至今仍未有回應。“說是進入了預審階段,不知道能不能批准。”阿玲說,“現在孩子沒了,如果老公也進去了,這個家就真的完了。”夭折的嬰兒是夫妻倆的第一個孩子,本來寄托了兩人全部的希望。“如果當時沒有嬰兒島,我也不知道會做出怎樣的決定。”阿玲不大的出租屋內,如今還存有原本為新生兒準備的物品。
  “對孩子感到愧疚,對自己行為後悔”
  “接收了262名棄嬰,存活率差不多91%。”昨日上午,阿玲記憶清楚地向南都記者複述了這組數字。阿玲丈夫是唯一被追究刑責的。對此,阿玲並不抱怨不公平。“我對孩子感到愧疚,對自己行為感到後悔。”據阿玲的代理律師鄭律師稱,警方已對嬰兒進行屍檢,結果還沒出來。“如果孩子確定是嚴重畸形,現在的醫療技術達不到,那可能我的愧疚會少一點;但如果有1%的機會能治愈,我一輩子都會譴責自己。”阿玲說。
  至今,阿玲都未去過嬰兒島。“我心裡想去看一下,孩子之前送去那裡,但又不是很敢去。”
  B
  阿芳:
  從嬰兒島回來
  只想給兒子治病
  (背景:今年2月25日,阿芳背著阿B從陽江來到廣州福利院,希望將孩子留在嬰兒島。當時由於剛發生了死嬰事件,嬰兒島開始設防,福利院以阿B年齡太大為由,拒絕接收阿芳的兒子。阿芳又背著兒子回到陽江家裡。)
  陽江市江城區平岡鎮旦祥村的母親阿芳,仍然在繼續照顧4歲患有腦炎後遺症、癲癇的兒子阿B。昨日,南都記者聯繫上阿芳,她並不知道廣州嬰兒島暫停一事。阿芳說,陽江市民政部門曾有工作人員聯繫她,稱可以安排阿B到當地的殘疾人康復中心,阿芳帶阿B去看過,那裡有像阿B一樣的腦癱兒,還有專門的護工,但該中心並非專業的治療機構,而且入住的病患需要有家屬24小時陪同。“我還是想給孩子找一家醫院把這個病治好。”
  通過朋友介紹,阿芳聯繫上北京一家據稱專門治療癲癇病的民營醫院,“說治療最少需要兩三萬元”。由於沒錢,阿芳始終沒有成行。阿芳曾嘗試過多種社會救助,但效果並不明顯。“我現在唯一希望的,就是能有錢去北京,給孩子把病治好。”
  阿芳賬號
  陽江市平岡鎮農業支行
  卡號 6228 48116844 9445778 戶主名 溫素芳  (原標題:離開嬰兒島 日子仍要過)
創作者介紹

audiotraffic

jq36jqbqz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